万博彩票App

当前位置: 首页 >企业文化 >企业文化 >

迷恋上石头的“苍鹰”

来源:《中国冶金地质》2021第5期  发布时间:2021年06月04日  浏览次数: 354

打印

一副黑框眼镜,一头灰白,不说话时,紧抿的唇形成嘴角下压的弧线,似乎眼前的80后博士总在思考着什么?这是王锦荣给人的初次印象。但是,经过一番交谈之后,眼前的这儒生气质的地质人,又像是盘旋在大地高原的苍鹰,他的思维如雄鹰展翅翱翔般自由驰骋,目标极其明确,随时做好俯冲扑食的准备。

一、习鹰之性以涉险

2010年对于王锦荣来说,无疑是人生的一次转折。这一年,他顺利取得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硕士学位。毕业后的第7天,王锦荣就在第二地质勘查院(以下简称“二勘院”)的工作安排下进藏工作了。这一去,就是连续六年在高原开展地质矿产勘查工作。

他至今还清晰的记得,有一次,和同事为了去山南琼结县采集岩石化探样,差点把命留给了大地。王锦荣倒吸了一口冷气,说:“高原峡谷切割深,高差超过1000米,山脊两侧主要是容易风化橄榄岩等,稍不留心就会踩碎它们,跌落下去,我们只好沿着刀刃般的山脊线攀爬。”那天,在完成最后一个采集点之后,夜幕降临,疲劳和寒冷侵袭着两个年轻人。他们脱下外套结成绳子,相互牵着摸索下山的路,四周一片漆黑,好几次踩到碎石滑倒,幸好都有惊无险。

白天出野外,晚上利用休息的时间整理内业资料,翻看地质和勘查的相关资料,钻研书本,为在踏勘过程中遇到的疑问找寻理论支撑。这是他从大学时期就一直保持着的学习习惯。从2010年到2016年,王锦荣从技术员成长为项目副负责、技术负责、专项项目负责等,参与和主持的国土资源大调查项目获得多份优秀设计、优秀成果报告,也荣获总局原始资料质量展评一等奖、二等奖、优秀个人各一次。他的踏实努力和扎实理论功底得到同事领导的一致好评。

鹰的第一次飞翔地点是在悬崖边上,纵身一跃,或是跌落深渊,或是俯瞰大地,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王锦荣,显然是出色完成了他第一次华丽的蜕变。

二、取鹰之志而凌云

2013年9月,院里为王锦荣报名在职博士班,不过,要想顺利毕业并非易事。经过深思熟虑,王锦荣决定利用自己在西藏参与项目的优势完成博士论文,但由于种种原因,最终无法成形。博导又在千里之外的武汉,况且没有合适的项目作为依托,项目经费也需要自己盘算,千头万绪找不到出口。在青藏高原的夏天,晒得皮肤上渗出了脂肪油;冬天,朔风吹裂手指鼻子渗出了血。与恶劣的环境对抗,与生理的极限抗衡,只要能完成任务,这些王锦荣都能克服。但是,这次攻博让他失眠了。他一字一顿地说:“我这个人比较倔,要么不做,要么一定要做好。”

直到读博的第三年,王锦荣争取参与了国家重点研发计划“深地资源勘查开采”重点项目的子任务——研究闽西南燕山期花岗斑岩型钽铌矿床成矿作用的项目,论文开题才算有了着落。回忆2017年,他的孩子出生了!但是初为人父的快乐是短暂,因为他在藏期间每年和家人团聚的时间不会超过80天。一向追求完美的他,为了达到测试最好的效果,跑了中科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中国地质大学、地调局西安地调中心、地调局天津地调中心等好几个点进行测试工作。“从地理位置上看,我算是跑遍全国东西南北中了!”王锦荣感慨着说道。这种“感慨”我们难以体会,因为2019年他的博士论文才正式启动,而且2020年必须通过毕业答辩,否则前6年所有的努力付出都将幻化为泡影。

他笑谑着轻轻碰了碰稀疏的头发,说:“也就几年前,我的头发可是又黑又密。”黎明总是出现在至暗时刻之后,2020年,他以福建省地质学会排名第一的得分荣获中国地质学会第四届“野外青年地质贡献奖——金罗盘奖”,这一年,他终于如愿获得了博士学位!

鹰的重生,需要血淋淋地将旧的喙、指甲和羽毛全部换掉等待重新生长。如果说从学生时代走向职场是种蜕变,这次对王锦荣来说无疑是“凤凰涅槃”。

三、存鹰之心于高远

2020年,二勘院“大刀阔斧”的改革理念正与王锦荣多年的想法不谋而合。在经过与院领导深入交流之后,王锦荣决定“揭榜挂帅”,主动请缨担任科技创新部经理,同时又挂一块“招牌”即勘查技术部,这样在做科研的同时,也可以积极拓展市场业务,创新的同时又有产值。

在地质行业中,要想获取专利是很难的,但是王锦荣敢于大胆寻求突破。他发现,钻探、槽探、地质填图、物探、化探等等这些看似没有太大的联系,但是将它们进行提炼组合,就会是颠覆性的革命!他查阅了大量的资料,除了上班时间,总是把自己埋在书堆和实验室里,一本本厚笔记又添加了密密麻麻的苍蝇小字。他的电脑和大脑一样总是处于高速运转当中。终于,“一种矿区地质勘查方法”的专利诞生了!除此之外,他还申报了两项铌钽和金矿有关的发明专利,获得了八项实用新型专利发明。

“点石成金”亦是王锦荣的创新技艺。他指着墙角的一袋袋砂石料,说:“这些可都是宝贝啊!过去我们主要靠‘金娃娃’(金属矿)盈利,现在我们要用非金属矿化腐朽为神奇。”据王锦荣介绍,通过跟科研院所初步产学研意向合作,可以将砂石料研发为陶瓷釉料、环保净水材料等,原本一吨四五十元的建筑砂石,可以提升至上百乃至上千元的价值。此外,为了横向拓宽市场,他还和有相关资质的单位合作海洋地质调查项目,将传统陆地作业延伸到海洋领域,推进检测扩项、海砂资源调查。

鹰是强劲的,也是敏锐的,同时是艰辛的,正是这样的磨砺锤炼,所以它不甘安逸,胸怀大志。如今,王锦荣和自己的团队,如群鹰盘旋苍穹,以搏击长空的姿态向“大地质”领域进军。

四、融鹰之神在山巅

如今,身为地质矿产博士、高级工程师的王锦荣已入选福建省第一批绿色矿山建设专家库专家和福州市地质灾害防治专家库专家,并且获聘福州大学先进制造学院专业硕士生导师。

王锦荣始终坚信只要在自己的专业领域深耕多年,总能有一番收获。他主要负责的《闽西南燕山早期潜花岗斑岩型钽铌矿床成矿作用研究》揭示燕山期大规模岩浆活动和金属成矿作用等重大地质事件的内在联系;主笔的《南岭早侏罗世稀有金属成矿作用研究—以闽西南大坪花岗斑岩为例》是华南最早报道的早侏罗世稀有金属成矿事件,该成果于2020年在SCI级论文《岩石学报》刊出,目前在申报福建省地质学会2020年科技论文一等奖中;作为第一作者的《闽西南永定大坪辉长岩脉的年代学、地球化学特征及地质意义》和《西藏努日铜多金属矿床蚀变矿物的近红外光谱学研究》分别获福建省地质学会2017年和2019年科技论文二等奖。截止目前,王锦荣共发表科技论文21篇,其中第一作者核心以上文章已有9篇。

以上的种种荣誉,王锦荣在交谈中只是蜻蜓点水般一语带过,但当他谈及《福州高新区&中国冶金地质地学科普基地建设》时,身为项目负责人的他滔滔不绝,因为这不仅仅是助力提升“中国冶金地质”品牌在福建的认知度和影响力,并且有望形成可复制的规模性项目,更是培养祖国的未来对地球科学的认识。为什么王锦荣会有这样的认识呢?或许这就是言传身教,王锦荣父母在家境贫寒的情况下,不但辛苦哺育几个孩子,还五十几年如一日照顾着生活不能自理的伯伯,母亲也因过度劳累患帕金森无法帮本已教学任务繁重的妻子照看孩子。“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希望自己能对社会有所回馈,尤其是对自己的家乡。”王锦荣眼神坚定中透着一束柔光。

鹰在第一次飞翔时,或许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回到自己飞向蓝天的起点,但当它拥有矫健强劲的双翼之后,当它翱翔天地之间获取力量和勇气之后,定会想念悬崖上的那块岩石。(作者:詹欢欢)